大发百家乐-欢迎您

                                                                                来源:大发百家乐-欢迎您
                                                                                发稿时间:2020-07-01 12:03:30

                                                                                美国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反应尤其让人惊讶和失望,因为在过去几十年,美国一直是一个令全世界羡慕嫉妒的地方。1978年邓小平先生访问美国时,中国人民看到了美国工人阶级的富裕程度。但可悲的是,接下来几十年,美国成为唯一一个中下层人口收入持续下滑的主要发达国家。

                                                                                在不久前的一次采访中,您曾表示,香港已成为中美日益激烈的地缘竞争中的一枚“棋子”。您能为我们详细阐述下这一观点吗?

                                                                                中美关系近期的恶化并不令我惊讶。正如我在《中国赢了吗?》一书中所写,美国决定发起对华地缘政治竞争是由几股结构性力量推动的:第一,如哈佛大学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所观察的,当第二大国(中国)相对于第一大国(美国)变得更强大时,地缘政治竞争会不可避免地爆发;第二,美国不满中国通过亚投行和“一带一路”倡议等举措在国际上扩大影响力。

                                                                                由于香港问题和新冠肺炎疫情等,中美关系在最近几个月迅速恶化。您认为11月美国大选之后,这种趋势还会继续下去吗?不同的选举结果将如何影响中美关系?

                                                                                很难预测美中竞争未来的走向,因为美国还没有制定出一个全面、深思熟虑的对华长期战略。由于缺乏战略,美国此前对中国采取的贸易战等行动也损害了美国人民的利益,尤其是在新冠疫情暴发后。

                                                                                正是由于这些结构性的力量,美国两党都支持美国当前对中国发起的地缘政治竞争。所以不管大选谁赢,这场竞争都将在11月后继续。只不过如果拜登获胜,其政府将会对中国更有“礼貌”,公开的侮辱将停止。与此同时,拜登领导下的美国也可能成为中国更强大的竞争对手,因为他的政府将能更有效地团结欧洲等美国的盟友。目前,这些盟友对特朗普政府已不再抱有幻想。

                                                                                美国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在美国引发大规模抗议。耐人寻味的是,骚乱开始没几天,就有多名美国政客威胁派军队镇压,但他们却对香港的街头暴乱和香港警队的止暴措施持完全不同的态度。这是为什么?

                                                                                赵立坚举例说,仅就美国印第安人而言,美国政府对其长期实行强制种族灭绝、隔离、同化政策。美国在其建国后的近百年时间里,通过西进运动大肆驱逐杀戮印第安人。到20世纪初,美国印第安人人口已经从1492年的500万骤降至25万。如今在美国,印第安人数量仅占美国总人口的2%。“为什么说特朗普政府帮了中国”,这是6月上旬,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研究所卓越院士马凯硕在美国《国家利益》杂志上发表的文章标题。在文中,马凯硕直言美国当局正使美国成为一个可有可无的国家,“美国被民主社会至高无上的意识形态信念所蒙蔽,导致其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下,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的关系成为很多国际战略学者思考的问题。中美何以摩擦越来越多?在此背景下该如何看待香港问题特别是涉港国安立法引发的角力?世界格局又在朝什么方向演变?《环球时报》记者就这些话题对马凯硕进行了专访。马凯硕曾任新加坡常驻联合国代表,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创始院长。

                                                                                所以,把美国当前的问题仅归咎于特朗普政府是一个错误,因为它们已经累积了很久。或许,“里根—撒切尔革命”才是美国问题最重要的“贡献者”。罗纳德·里根总统曾有句名言:“政府并不能解决我们的问题,政府本身就是问题。”于是,美国的关键政府机构和联邦航空管理局、食品药物管理局等在国际上有名的专业机构都被严重削弱。当政府机构变弱时,它处理社会危机(比如贫富不均)和健康危机(比如新冠肺炎疫情)的能力当然会受到严重限制。

                                                                                “蓬佩奥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发言人赵立坚对此表示,中国政府一贯一视同仁地保护包括少数民族在内的各族人民合法权益,人口政策长期以来对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少数民族更为优待。1978年至2018年新疆地区维吾尔族人口已从555万增长到1168万,约占自治区总人口的46.8%,是40年前人口的2.1倍。